网站首页 >> 退房须知

谜傲世神尊第四百一十七章命不该绝

2020-09-22 来源:太原租房网

傲世神尊 第四百一十七章 命不该绝

“唰唰唰!”

心怀杀意的韩非将身法催动到了极致,只是几下眨眼的时间里,就掠出了十多里地,追到了萧锋的身后。

萧锋修炼的是箭术,而他的身法也是从箭术中领悟而来的,飞行起来就像是一枝箭,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但萧锋的速度虽然快,韩非的速度却更加的快,甚至还没等他缓过神来,韩非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

萧锋心里不禁的一沉。他刚才全力射出了九箭,本为以为能够让韩非应付一阵,谁知道只是几下眨眼的时间里,韩非就将九枝长箭一一的击落,随后迅速的追了上来。

“韩非手上那个雕像也不知是什么宝贝,竟连中品灵器都能斩断,如果被他靠近,就算我动用手上这只上品灵器长箭恐怕也挡不下来,必须拉开距离……”想到这里,萧锋一边纵身疾驰,一边拉开长弓,朝着后方的韩非发出了一箭。

萧锋的箭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发出来的长箭快如闪电,却又无声无息。在这种可怕的箭术面前,即使是寻常凌绝境高手,也难以挡下一箭,此时借着丛林的掩饰,萧锋发出来的长箭更是隐蔽非常,即使是凌绝中期高手都难以发现。

只可惜,萧锋面对的是韩非。

就算如今的韩非身中剧毒,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他那敏锐的感知和洞察力还在。萧锋的长箭刚刚发出来,韩非便已经察觉到,手中战刀一震,施展出巧妙力道一扫,直接就将萧锋的长箭扫到一边去。

“嗖!”

扫飞了长箭,韩非的速度骤然再增三分,全力朝着萧锋扑去。

刚才为了快速解决掉周免,韩非生生用肉体硬抗了对方两记刀气,尽管他身上穿着一件灵器宝甲,又巧妙的运用自身刀意削弱了那两道刀子的攻击力,但依旧难免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原本,这点伤势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但关键是,他现在身中剧毒,在伤势的牵引之下,他体内的剧毒已经隐隐有压制不住的征兆。所以,他必需迅速解决萧锋,然后再找一个机会赶紧压制毒素,如果耽误了压制毒素的时机,那就麻烦就大了。

“嗡嗡嗡嗡嗡嗡――”

感觉到韩非的速度一快再快,萧锋心里登时大骇,长箭一支支朝着韩非射过来。萧锋的箭术厉害之极,他射出的每一枝长箭都快如闪电,每一枝长箭都蕴含着万钧大力。饶是韩非本身实力已经跨入妖孽天才的层次,但如今状态大跌的他也不得不小心应付。

“噗噗噗噗噗――”

手中战刀连挥,韩非将萧锋射来的长箭一一扫飞,越追越近,很快就来到了萧锋的三十丈之后。三十丈的距离,已经进入了韩非的最佳攻击范围。

然而,就在韩非正准备对萧锋发起进攻的时候,原本一直疯狂逃窜的萧锋却陡然停了下来。

“给我去死!”

看着迎面而来的韩非,萧锋脸上露出一丝疯而狰狞的神色,全身的真气源源不断涌出,涌到手里的一枝血色长箭上面。在真气的摧动之下,这枝血色的长箭正闪烁着危险之极的恐怖血光,一股可怕的气息正从长箭上面发出。

在韩非的逼迫下,萧锋终于孤注一掷,射出了他的那支上品灵器长箭。

下一瞬,轰隆巨响中,周围空间陡然裂出丝丝漆黑的缝隙,方圆数百丈内的天地元气都陷入了暴走当中,一根闪烁着猩红血光的箭矢激射而出,一闪之下,已然划破无尽空间,便如天神之箭呼啸而来。

锐利气息,可撕天裂地!

没有丝毫的犹豫,韩非迅速拿出那尊刀尊雕像,旋即,一道惊艳至极的绝世刀气,再度划破虚空,只是,与之前那道斩断中品灵器,灭杀周免的刀气相比,这一道刀气中蕴含的气息明显弱了不少。

“轰隆!”

刀气与长箭相撞,可怕之极的冲击波呼啸而出,瞬间便将韩非和萧锋双双包裹在内。在这种毁灭性的力量席卷下,以全身真气射出这一箭的萧锋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再去抵挡,直接便被炸得粉碎,尸骨全无。而韩非虽然犹有余力,但以他现在的状态也绝难以抵挡这种层次的冲击波侵袭。

无奈之下,只得暂时放弃对体内毒素的压制,全力挥动手中战刀,化成一堵紫色的墙壁挡在身前。这堵紫色的墙壁刚刚挡在身前,可怕之极的冲击波已是如海啸一般冲击过来,饶是韩非已经放弃对毒素的压制,全力而为,但在这股恐怖的冲击波面前,仍然是不够看,整个人直接被冲得倒飞出去,足足飞了数百丈,才重重的摔到地上。

“噗噗噗噗……”

一连吐出七八口鲜血,韩非方才勉强将脑中的眩晕感驱除。检查了一下,发现体内的经脉和内腑都被重创,原本被压制在一处的毒素,更是趁机向五脏六腑迅速扩散开来,最关键的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压制这些扩散的毒素了,不,应该说,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欠奉。

“咳咳,就在死在这里了么……”

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况,韩非的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苦笑。五脏六腑破碎,经脉受损,毒素又趁机扩散,他知道,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他是真的死定了。

堂堂上古刀尊传承人,竟然落到只能躺在地上等死地步。不得不说,这实在是有够凄惨。

早知会弄成这样,刚才还不如放那萧锋一马,可惜,现在后悔却是有些晚了。

“咳!”

一声轻咳声从后方传来。

声音很轻,但在此时的韩非听来却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

艰难的转动脖子,韩非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三丈外而前者则是压抑的赞歌。《恐怖分子》(台湾。

在看到这个身影的一瞬间,韩非难得的笑了,笑得很开心。

那是一个男人,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穿着一身紫金铠甲的男人,男人的手上还抱着一个长相绝美却明显失去处在昏迷当中的女人。

“啧啧,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看着面前的气息奄奄韩非,封逆似笑非笑的开口道。作为他唯一认可的对手和朋友,韩非被人伤成这样,他自然相当愤怒,但在愤怒之余,他却又有一点点的幸灾乐祸,是的幸灾乐祸。毕竟,这家伙向来都是一副高冷傲娇的性子,即便当初被“疯魔刀法”反噬差点挂掉的时候,都一直保持着高冷的姿态,如今,难得见到他这般狼狈模样,这让封逆很有一种想要调侃他的冲动。

当然,之所以生出这种冲动,主要还是封逆已经将他当做了真正的朋友,若换做别人,哪怕是跟他关系还算不错的聂隐、南明等人,他也绝对生不出这种心思。

听到封逆这话,韩非很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道:“再不救我,我就真的要死了。”

“放心,有我在,你想死都死不了!”

微微一笑,封逆直接对着韩非施展了一个“返天术”。

顿时,一道柔和的青光从韩非身上绽放出来,在青光的照耀下,韩非身上伤势以一个难以想象的速度不断恢复着,同时,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他体内那宛如附骨之疽,费尽心思也无法驱除出去的可怕毒素竟然在瞬间就消失无踪,一丝一毫的残余都没有留下。

少顷,当青光散去的时候,韩非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三四成。毕竟,他身上的伤势不是一般的严重,一次“返天术”可无法全部治愈,至少要三到四次才行。不过,进过这一番治疗,他倒是恢复行动能力,虽然身体状态依旧很差,但对付一般的出尘境武者却是绰绰有余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了一眼被封逆抱着的赵翩然,韩非开口道。

“之前进入一座地宫,出来之后正好碰到赵,赵师妹被人追杀,原本我是想找个地方等她醒来,却恰巧感应到这边的战斗波动,于是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封逆简短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么说来,我还真是命不该绝!”韩非自嘲的笑了笑。

闻言,封逆不置可否耸耸肩,旋即,出言问道:“你呢?你是怎么回事,竟然弄得这么狼狈?”

“之前碰到了云霄阁的首席大弟子郑子渊,不小心被他暗算了一把,后来就一直被人追杀……”韩非无奈道。

“你还真是够倒霉,不过……”封逆轻轻的皱了皱眉:“那郑子渊应该跟你,跟我们青玄宗都没有交集吧?为何会对你下手?”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我看到阴阳宗的陈逸风跟他在一起,想必应该跟他有关系。”韩非道。

“阴阳宗么?”

听到韩非这话,封逆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寒光。之前在云霄擂台期间,那阴阳宗的四长老就曾经出手暗杀过他,结果被他用“霸者之焰”干掉,如今,这陈逸风竟然又跟云霄阁的首席大弟子郑子渊联合在一起对付韩非,其险恶的用心已经昭然若揭。看来,此番从秘境出去之后,或许应该找个机会跟阴阳宗的人“亲近亲近”了……


商洛白癜风重点医院
曲靖治疗白斑病费用
宝宝老拉肚子怎么办
TAG:
友情链接
太原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