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准备

谜绿野鼠窃狗盗小说

2020-09-22 来源:太原租房网

临江市委秘书刘志军正在熟睡中,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伸手摸过刚“喂”了一声,便听见那边有人说:“赶紧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听出是市委侯书记的声音,刘秘书顿时睡意全无,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一公司规模、厂址、开发项目一应俱全溜小跑下楼,直奔市委大楼。临出门前,他还下意识地看一眼手表,还不到凌晨五点。他一边走心里一边在琢磨:侯书记这么早叫自己到他的办公室去,而且还那么急迫,究竟有何贵干呢?

刘志军说是市党委办公室秘书,实际上专伺候侯书记一个人,除了给书记起草各种讲话稿外,还要处理一些日常性工作,手中的权利很大。别管市属乡镇哪方“诸侯们”想觐见侯书记,都得事先跟刘秘书打个招呼。没有他的安排,想见到书记大人简直难上加难。

说起来,侯书记和刘秘书的关系确实绝非一般。当年侯书记在临江县青山镇任镇党委书记期间,刘志军当时还是镇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那时的刘老师不仅是镇中学的语文老师,也喜爱点文学,经常在地区报纸副刊上发表个“豆腐块”,混十块二十块稿费,混两盒烟抽。一天闲来无事,侯书记在翻阅报纸时,无意中在报纸上发现一篇描写青山镇的散文,细细读了一遍,觉得写的不错,很有点文采,向身边的工作人员打听散文作者,才知道是镇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听说小镇还有这样文笔的人,想了想,找张纸,挥笔出个题目,让人给刘志军送去,并且一再吩咐:五天之内务必交稿。

还没等到五天时间,第三天刘志军就把写好的稿子交上来了,洋洋洒洒四千多字,文笔老到,一气呵成。侯书记细细读毕,随后把刘志军借调镇政府担任宣传干事,负责青山镇对外宣传工作,同时兼任镇党办秘书。从那以后,不仅侯书记的讲话稿由他执笔,镇党委或政府的所有材料也由刘秘书起草,成了青山镇“第一大秘”。不过,一个乡镇党委秘书再大,也不过是个乡镇秘书,他在青山镇工作,又不是在华西村,能大到哪去呢?

不过,机遇很快被刘秘书等来了。在青山镇担任秘书期间,侯书记结识了副省长的大公子,几年工夫连升三级,从镇党委书记一直坐到临江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而侯书记很爱才,看重刘秘书,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在侯书记一路关照提携下,成为临江市的“第一大秘。”

临江市是个县级市,城市规模不大,从住宿的市宾馆到市委办公大楼,不过三百多米远的距离,抽支烟的工夫就赶到了。一气跑上三楼,看见书记办公室的门大敞四开,还是轻轻地敲了两下,见侯书记点了点头,他才走进去。

侯书记并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在地上走来走去,看得出来,他的心情特别烦躁。见侯书记心情不好,刘秘书自然更是陪着小心,不敢坐下,也不敢吭声,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等候侯书记的指示。只听侯书记问:“昨晚咱俩离开办公室后,你又回来过没有?”

刘秘书不清楚侯书记为啥这么问,只能据实地回答说:“回到宾馆后,我洗了洗就躺下了,并没回来过。”

侯书记似乎并不满意他的回答,继续追问:“你真的再没回来过?”

“确实再没回来。不信,你可以打听在一楼打更的老李头。到底出啥事了?”见候书记一再问他到底再回没回过,刘志军觉得有点蹊跷。侯书记并没直接回答他,稍微思索一下,又问他:“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方便袋吗?”

“记的,怎么不记的,当时还是我从您手里接过来的,随手放在写字台下面的柜子里。那个方便袋怎么了?”刘秘书困惑地看着侯书记。

“办公室昨晚进小偷了,你接过去的那袋东西被人偷走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不就是丢了几本书嘛!”此刻,刘秘书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不以为然地说。

“几本书?”侯书记瞪刘秘书一眼,“你说得轻巧!我告诉你,那里面装着二十万美金!”

“什么,那里面是二十万美金?”彷佛晴天一声霹雳,刘秘书当时就吓傻了,差点没尿到裤子里,半天才回过神来。要知道,二十万美元,可是整整一百八十多万人民币呀!他这么害怕,当然有其原因。要是那件事和他没有一点关系,当然也不会那么恐惧了。

这两天,侯书记准备到省城去办事,一直在外面面奔波。书记不在办公室,刘秘书也难得有那么清闲,整天到晚没什么事,知道前些日子侯书记弄回来几本美国大片,一直惦念看看,只是没有逮着机会。如今侯书记没来上班,他又有书记办公室的钥匙,趁机躲里面看起影碟。

昨天晚上,他坐在那里正看得投入,忽然听见有人在外面用钥匙开门,知道侯书记从外面回来了,赶紧离开椅子,跑过去把门打开,随手从侯书记手里接过一个方便袋,问:“把东西放在哪儿?”

侯书记说:“放到写字台下面柜子里,明天带着去省城。”

他把方便袋放好,随手把柜门关上。他在放东西的时候,侯书记随便走到电脑前,看了一眼说:“这几部电影咋样?拿回来好多天了,一直没工夫看,让你抢先了。”

刘秘书赞叹地说:“拍的相当精彩,场面宏大,故事也很感人。抽个时间,您也好好欣赏欣赏。”

侯书记说:“有时间再说吧,我明天到省城去办事,恐怕得过几天才能回来,这几天,你也回家看看,等我回来给你打再来上班,否则弟妹该不高兴了。”

如今,刘秘书的老婆还在青山镇中学当老师,是他当年的同事。跟随侯书记到市里工作后,倒是有机会把老婆调出来工作。但是他们准备一步到位,到效益好的市一中任教。只是那所中学的编制早满了,要等待机会,才没忙着调过来,暂时也没买房子,他只好住在市委宾馆。

两个人在书记办公室说会儿话,随后关闭了电脑,一起离开。当他们走出机关大楼,看见在楼外的台阶上等候的不仅有书记的司机,还有市财政局长。刘秘书当时也没多想,上车后,轿车一溜烟驶出机关大院。

昨晚在机关大楼外遇见市财政局长时,刘秘书并没多想,也不清楚那么晚了,财政局长还等在那里干什么?如今他才明白,原来这两天他们一直在外面跑钱!这时,他只听候书记又问:“咱们昨晚离开的时候,你把门反锁了没有?”

刘秘书想了想说:“好像锁了。”

“你再好好想一想,到底锁没锁上,别好像不好像的!”侯书记的语气有点加重了,明显流露出不满。

“反锁了。我一直有随手锁门的习惯,肯定反锁了。”刘秘书肯定地说。

“既然把门反锁了?那么用张硬卡片肯定不能把门锁捅开了,只能是用钥匙开门进屋做案。这样一来,范围不会太大,应该在有办公室钥匙的几个人当中。”侯书记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随后,他又问刘秘书,“在所有的人当中,有几个人有我办公室的钥匙?”

刘秘书稍微回想了一下说:“书记办公室一共有四把钥匙。除了我俩各有一把外,勤务员和机要科长手里也各有一把。侯书记,能不能是外人作案呢?”

“不可能!我已经查看过现场了,门窗都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撬过的痕迹,是用钥匙打开门进来的!”

听侯书记说的这么肯定,刘秘书的心里再次扑通扑通直跳,冒出一头冷汗。

2

侯书记心里很清楚,这起案子难破,是现在还没有找到盗窃之人;说案子不难破,是基本定下了作案之人,肯定在他们几个人当中,甚至可以说,几个怀疑对象只有最后的两个人:一个是打扫卫生的勤务员,另一个就是刘秘书!

接到勤务员的后,侯书记立刻赶到办公室,先发现昨晚上放在写字台上的手包不见了。不过,那里面并没有多少钱,不过八千多元现金,而且还是人民币。他最担心的还是放在写字台下面柜子里的方便袋。别看那个方便袋很不起眼,里面可是装了两大捆美金,整整二十万!

当他把下面的柜门拉开,弯下身子朝里面看一眼,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开始他还怀疑,难道昨天和财政局长到银行去取钱时,被人一路跟踪,爬窗户或撬开门把那些钱偷走了?绝没有那种可能啊!他站在那里,仔细回忆昨天从银行里出来后的每一个细节。

他和财政局长离开银行后,并没有马上回机关大楼,而是先去吃饭,随后找了家服务项目比较齐全的洗浴场所,在那里厮混到夜里九点多钟,才开车回到市委大楼。他们一直在外面转来转去,什么小偷才能一直跟踪他们身后,到处乱跑呢?又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克格勃人员!再说他们在取款时,并不是在大厅办理的手续,而是在里面办理。银行行长怕他们拿那么多钱显眼,还用报纸在外面包裹了两层,找个不起眼的塑料方便袋,把包好的钱装在里面,根本不可能引人注意。

知道出事后,他走进办公室先把门窗仔细检查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被撬过或攀爬过地痕迹,心里更加有数了,肯定是内部人干的,用钥匙把门打开,拿走他带回来的那笔钱!而昨天晚上,他带钱回到市委大楼,已经是午夜十点多钟了,到今天早晨四点多就发现钱被盗了,期间只有短短的六个小时,而且一楼大厅还有人在打更,除了我以外,是三个人当中的哪个呢?

机要科长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也是他的情人之一,喜欢在他的办公室里乱翻乱找,看见喜欢的东西,声都不吱,直接带走了事。不过,这些日子机要科长一直没在临江市,朝他要了点钱,正在海南岛旅游呢。昨天下午还给他打过,说银行卡里的钱已经不多了,让他再往里存一点。一个正在外地旅游的女人,当然不可能回来把那笔钱拿走了。这样一来,怀疑对象只剩下刘秘书和勤务员了。而可能性最大的,可能就是刘秘书。

他对刘秘书的怀疑,当然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所根据。昨天晚上九点多钟,他和财政局长离开了洗浴城,回到市委大楼打开办公室门时,刘秘书正在屋里看影碟,而且手里的方便袋也是刘秘书接过去的,放在写字台下面的柜子里。接触到那二十万美金的人,除了自己以外,再就是刘秘书了。

难道真是刘秘书把那些美元偷走了?再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刘秘书有那么点小才气,但不是遇到自己,再有才气,不还是个教书匠吗?而且还是乡镇中学的老师,一辈子能有点啥出息?刘秘书之所以能有今天,全靠侯书记这个慧眼识马的伯乐!自己对他那么好,也把他看做了心腹,哪能恩将仇报,偷到自己的头上呢?但是,话又得说回来了,毕竟是识人识面不识心,画皮画脸难画骨啊!世上哪有不爱钱财之人呢?见自己拿回来那么多钱,刘秘书能不动心吗?

刚才,他一面询问刘秘书,一面在观察他的表情。刘秘书的神情当时相当紧张,甚至还出了一头冷汗。要不是做贼心虚,怕什么呢?不过,尽管他神情紧张,但回答的还很正常,没被他抓到一点破绽,只好问了几句,让他走了。

刘秘书离开后,侯书记把昨晚在一楼大厅打更的老李头找来,问他昨天夜里最后走的都有哪些人?从老李头的话里,了解到刘秘书和他一起离开市委大楼后,确实再没回来过,可是勤务员和几个朋友一直在楼里耍钱,一直到今天凌晨。掌握了这个信息,侯书记让刘秘书立刻把勤务员找来询问。侯书记没想到的是,别管他怎么问,勤务员都不承认。还一再说,昨天下班以后,他确实没有回家,约几个朋友在外面找家饭店吃完饭后,又回到市委大楼,在勤务员室里“斗地主”,一直玩到凌晨四点多才散伙。送走朋友,他准备到书记办公室打扫完卫生,再回家睡觉。谁知,他刚走到书记办公室门前,发现门已经开了。开始还以为侯书记来上班了,这会儿去了卫生间。他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一直不见书记回来,又到卫生间看了一遍,也没见到侯书记,估计办公室可能被盗了,赶紧给书记打。他一再强调说:“不信,我可以把那些一起玩的人叫来,当面询问他们。”

侯书记问:“我的办公室门开了,他们也看见了?”

勤务员回答说:“那时候,他们已经走了。

侯书记又问:“你真的没进办公室打扫卫生?”

勤务员一口咬定说:“绝对没进。”

“可是有人看见你进了办公室,我可是有证明人呢!”

勤务员拍着胸脯说:“你把那个人找来,我可以当面和他对证。”

为了找到被盗走的二十万美金,侯书记忙了一上午,先后找几个人了解情况。他明知道惊动的人越多,越容易走漏风声,造成负面影响。但是不把丢失的美元找回来,万一盗贼花钱的时候露出了马脚,引起别人的怀疑。肯定会引起更大的麻烦,有多少身居高位之人最后都栽在小偷的手里!下面究竟该怎么办呢?他绞尽了脑汁,也没想出个好办法。

这件事太大了,那么大的一笔巨款被盗,一旦败露,肯定得进去呆几年。即使找不到这笔被盗的巨款,也不能把动静弄得太大,更不能报案。必须要把这件事压到最低限度,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尽管当事人都三缄其口,谁都没有往外说,可书记办公室被盗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机关的各个科室都在悄悄议论这件事。如今,有些党政要员的办公室简直就像一座金山,令一些不法之徒垂涎三尺。尽管这样的地方都是严加防范,不仅大门外有人把守,一楼还设有打更和值班人员,外人轻易混不进来。可只要敢铤而走险,能够进去,收获肯定不菲,在那些党政大员办公室里盗走名画、古董、金表、现金,价值十几万者有之,几十万元者亦有之。尽管那些被偷的高官没有一个敢报案,可是架不住那些狗肚子里装不了二两芝麻油的胆大妄为之徒一下弄到这么多钱,烧得不行,胡吃海喝,住高级宾馆,进豪华 场所,结果花钱花出事,从中牵出一桩桩腐败大案要案。难怪有人说,如今最有效的反腐部门并不是纪检委,也不是反贪局,而是那些二奶和小偷。如今侯书记的办公室也被盗了,最后会是怎样的结局呢?机关里的好多工作人员都在议论纷纷,幸灾乐祸地等着看笑话。

共 1 72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鼠窃狗盗,小说很形象生动的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政界要员中饱私囊,行贿受贿的复杂故事。市(县)委书记办公室二十万美元被盗,不敢公开交公安局侦查,请来心腹派出所长私下审理询问,很快水落石出,是被勤务员拿走,案情到此结束。可是,他们没有处理那个盗窃二十万美元的盗贼,反而把他安置到企业好生安抚。不久这位审案的所长飞黄腾达,坐上了公安局长位置,市(县)委书记因为烧对了香,被提拔为地区级常务副市长。可惜,这位扶不上墙的阿斗——原派出所长当上局长以后,敲诈勒索,中饱私囊,激起了众怒。以政委为首的科级以上干部联名写检举信,最严重的是请来了妒火中烧的刘秘书。检察院很快受理了此案,查出了许多问题,在抄家的时候查出了一本案卷,原来是市委被盗二十万美金的事情,常务副市长被省检察院立案调查,查出了事情经过,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说出这笔钱到底给谁了。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在服刑五年的时候,有病住院,竟然从七楼跳下身亡。家里不同意自杀说法,一直上告,案情究竟怎样发展,给读者留下了很大想象空间。文章细腻大气,文笔老道,故事情节曲折生动,引人入胜。作品深刻的揭露了腐败官员鱼肉百姓中饱私囊,相互倾轧的丑恶嘴脸,真可谓鼠窃狗盗。!问好渔夫老师!【秋心】【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52751】

1楼文友:201 - 14:04:10 小说曲折生动,高潮迭起,展现了当今政界高官中营私舞弊,行贿受贿,腐化堕落的现象和行为!功底深厚!欣赏!问好作者!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杭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宝宝着凉肚子胀气怎么办
TAG:
友情链接
太原租房网